桃花劫(一张照片引发的……1)

跌宕起伏……的春游还是结束了。我们回到煤窑,不,是我们高大上的公司食堂一起吃晚饭,我说了句什么,立即就感到小洛然的眼神刷的落在我的脸上,然而我并不是要和他说话,当我继续把开了头的半句话说完,就发现小洛然已经如往常一般看天花板不理人了。我心里哀怨的叹了口气,哪有像你这般嫉妒和傲气的。后来有人拿手机给大家看春游的照片,就在小洛然旁边,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我便也过去看,故意靠洛然很近,然而他的傲性发作起来,我就算甜甜的洛然洛然的叫他,他都会假装听不到几次才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转向我,我只不过站在他身后,他理我才怪了呢。我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把照片欣赏完毕就施施然的回家了。第二天收到了一封邮件,是我们照的...

桃花劫(携美共游16)

返程的当天早上,大家嚷嚷着要合影留念,早春的天气不是一般的冷,正常人都穿着长衣长裤,只有小洛然,穿着T恤短裤,特别的出挑。“你穿的真风凉。”,他笑笑不说话,“你是不是要去大兴安岭看森林啊。”,他又笑了,“是,现在就出发,走着去。”然后就要照相了,我站在小儿子和小洛然之间,简直鼻涕泡都要美出来。后来发现大家都笑的很开心,一点都没有马上就要回到煤窑的觉悟。这次的两张合影对将来的剧情发展有重大贡献,但暂且按下不表。先八一八返程的故事,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因为虽然小洛然和倚天选择坐在我亲亲老公前面,怎奈和我却非要坐在我大儿子旁边学各种各样的方言(鬼才知道他干嘛会这么多种方言,将来肯定是吃的开的)。所以在...

桃花劫(携美共游15)

然后便是春游的倒数第二天了,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做大巴返城,所以晚上大家都纷纷表示要去农家乐搓一顿,主要是弄几瓶啤酒喝喝,回了公司大家就又要做五讲四美的好青年了。在路上,我便极力的想凑到小洛然旁边,但他却走的很快,而且和另外一个什么人一直在说话,搞得我好生嫉妒,虽然那个人是男的。等到到了饭店,我连忙快走了几步,眼明手快的做到了小洛然旁边,好吧,准确的说是我老公坐到了小洛然旁边,我坐到了我老公另一边。巧是巧了,这次来春游的大多都是实习生,但我们桌上只有小洛然那么一只。所以在我笼统的谈起实习生,而把他们称为孩子的时候,小洛然总是抗议,谁是孩子,而我看着他那完美如幼童的小脸,心想就是你啊,难道是那几位...

桃花劫(携美共游14)

小洛然跑回去换裤子了,我又和大家玩了一会儿才一起回到公共休息室。一个礼拜来第一次,我主动走向洛然,低着头,满怀歉意的说,“真对不起啊。”,然后仰起头,做无辜状的看着他。他很无奈很大度的摆摆手,“没关系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了。”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所以切了橙子准备给他吃,以前也有切,但就只给我的两个儿子吃。我端着一个盘子,里面装了一瓣橙子,又凑到小洛然旁边,“洛然,你要不要吃橙子,对不起啊。”,洛然点点头,很开心的看了我一眼,挑了挑他好看的眉毛,很标准的自鸣得意的美人表情。以往他那样看我,我便会觉得他在炫耀我对他的喜欢,然后会赌气不理他,可这次我自知理亏,也得由他去了。然后发现自己很适合这种对他做...

桃花劫(携美共游13)

晚上回到租的房子天色还早,小洛然不知怎么变出一个篮球来要到院里的空地耍猴儿,就是一圈人围着互相传球,中间的是猴儿,抢到球就可以把自己换出来,丢球的则进去做猴儿。我本来真是很累了,但看了他期期艾艾的眼神儿,马上就心软了,也在外面和一群孩子玩成一片。我一向篮球不会,所以只传了几次,我就迫不得已的到中间做猴儿了。由于我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体力更加跟不上,做猴儿就做了个天荒地老。好不容易我瞅着一个机会,向球冲了过去,可小洛然眼明手快的就把球拦下了,我气他不肯让我,就拼命抢夺,然后就把他推到院里的一个小水塘里了……可怜的小洛然裤子小腿处全湿了,湿淋淋的满脸幽怨的看着我,“婉儿你这也太过分了。”我想说我不是...

桃花劫(携美共游12)

我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的指甲,想着要是涂了指甲油就好了,我还可以假装臭美。现在我只不过是等待奇迹,期望自己的指甲上能开出花来。小洛然还在轻轻的吹着口哨,而我连抬起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却又不愿离开去走楼梯。等到电梯来了,我连忙溜进去,这下好了,两个人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两两相望,我自然是不会先开口,冷战打了这么久,我都已经习惯了不再一看到他就发傻的搭讪了。“吃饭四川话怎么说啊?”,小洛然瞪着他美丽的大眼睛虚心的发问,“就是次饭啦,也没有什么不同”在这个鬼地方当这么久,自然也想念乡音啊,要不怎会知道学点方言就可以哄一堆小孩开心了呢,这样的问题我无法拒绝回答。“那怎么问“你吃了吗””,“次饭没得(dei)...

桃花劫(携美共游11)

打棒球后大家纷纷表示很爽,都要到附近唯一的一家大餐馆搓一顿。于是打电话,包间订的是三楼。去了熙熙攘攘的坐了一大圈子人。我要如厕,便从包间出来,然后发现洗手间居然在一层,如此不科学啊。下午打球跑得很猛,就连楼梯也不想下,在电梯门外安静的等电梯,然后发现洛然也在走廊里,正在看墙上挂的还没撤下来的年画,无非是什么年年有鱼之类讨喜的那种。然后感觉他瞟了我一眼吧,然后就开始吹着口哨儿的向电梯走来,难不成看了我你尿急不成。我看着嘴里吹着口哨一脸眷恋与无奈的看着我的小洛然,怎么也不舍得拔腿就跑的去走楼梯,虽然觉得拔腿就跑绝对是正确的决定,但又很咽不下这一口气,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我见了他非得像老鼠见了猫一...

桃花劫(携美共游10)

我一向是不愿拂了这群年轻人的意的,所以跑向洛然去接替他的位置。小洛然很开心,摊开手来把球给我。我强忍着心里的无奈伸手要把球拿过来,他却趁机合了手掌,而指尖便触到了我的手指,我连忙抽回拿着球的手,但还是感觉到他的指尖划过我的手指,像是情人的爱抚,又像是小混混的揩油。我羞愤难当,更加决计不肯理他。但又怎么能够,他是那么的出色啊,球接的又快又稳,传球又快又准,觉得那块空地上只剩下他一人一样在上下纷飞。“毒药,毒药,你已病入膏肓,再不戒毒死无葬身之地啊。”,我不停的回忆他拒绝我的饼干时的那种毫不容情的可气样子。于是也集中精神在棒球而不是在他身上。临结束的时候,大家要照相留念,我总有一种感觉洛然在企图凑...

桃花劫(携美共游9)

那天下午,日本漫画看多的倪可一定要号召打棒球,并且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个棒子,一个球,和一堆手套。我们闲着也是无聊,所以大家纷纷响应,一起在公共休息室里叽叽喳喳,半天都没走出去。洛然安静的坐在那里带着耳机在他笔记本上敲敲打打 ,仿佛并不在乎我们这帮人的聒噪。等到大家终于商量好了,便各回各屋换运动装准备开战。我换上一身球服,又把头发编成两个麻花辫,一身活力四射的跑到屋外,发现大家已经开始打了。我一眼就看到颜色鲜艳的小橘子跑着接外场的球,然后很稳的传回内场,嘴角不禁溢出微笑来。而当我发现内场正中间投球的正是洛然时,微笑又消失了,我真心实意的想,“怎么这么晦气,他怎么也来了。”因为不是真正的比赛,只是...

桃花劫(携美共游8)

“哪里,那次的事早就过去了,我不也做了金鱼的海报来笑他(其实是我坚信他觉得需要剪一下头才可以和我单独会面,所为美人为悦己者容,我还有啥好抱怨的),我生他的气,不过是因为他拒绝吃我的食物而已。”,点点还在操心,“可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不理他啊”,“可我偏偏就对我的食物这么在意,而且其他人拒绝的时候都给我理由,比如小橘子如果说不就会加一句,他刚刷了牙,或者他今天肚子疼啊之类的。”,点点还要说什么,但被我骇人的目光顶了回去。他终于意识到,和他老娘我,在我做的食物方面,完全没有可谈的,我完全就不讲道理嘛。其实是因为洛然他以前曾经把我的饼干从地上捡起来吃过,还假装从我的饼干盒里偷过饼干吃,而现在却一直在...

1 2 3 4 5 6 7 8

© 无忧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