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携美共游16)

返程的当天早上,大家嚷嚷着要合影留念,早春的天气不是一般的冷,正常人都穿着长衣长裤,只有小洛然,穿着T恤短裤,特别的出挑。“你穿的真风凉。”,他笑笑不说话,“你是不是要去大兴安岭看森林啊。”,他又笑了,“是,现在就出发,走着去。”然后就要照相了,我站在小儿子和小洛然之间,简直鼻涕泡都要美出来。后来发现大家都笑的很开心,一点都没有马上就要回到煤窑的觉悟。这次的两张合影对将来的剧情发展有重大贡献,但暂且按下不表。先八一八返程的故事,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因为虽然小洛然和倚天选择坐在我亲亲老公前面,怎奈和我却非要坐在我大儿子旁边学各种各样的方言(鬼才知道他干嘛会这么多种方言,将来肯定是吃的开的)。所以在...

桃花劫(携美共游14)

小洛然跑回去换裤子了,我又和大家玩了一会儿才一起回到公共休息室。一个礼拜来第一次,我主动走向洛然,低着头,满怀歉意的说,“真对不起啊。”,然后仰起头,做无辜状的看着他。他很无奈很大度的摆摆手,“没关系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了。”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所以切了橙子准备给他吃,以前也有切,但就只给我的两个儿子吃。我端着一个盘子,里面装了一瓣橙子,又凑到小洛然旁边,“洛然,你要不要吃橙子,对不起啊。”,洛然点点头,很开心的看了我一眼,挑了挑他好看的眉毛,很标准的自鸣得意的美人表情。以往他那样看我,我便会觉得他在炫耀我对他的喜欢,然后会赌气不理他,可这次我自知理亏,也得由他去了。然后发现自己很适合这种对他做...

桃花劫(携美共游13)

晚上回到租的房子天色还早,小洛然不知怎么变出一个篮球来要到院里的空地耍猴儿,就是一圈人围着互相传球,中间的是猴儿,抢到球就可以把自己换出来,丢球的则进去做猴儿。我本来真是很累了,但看了他期期艾艾的眼神儿,马上就心软了,也在外面和一群孩子玩成一片。我一向篮球不会,所以只传了几次,我就迫不得已的到中间做猴儿了。由于我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体力更加跟不上,做猴儿就做了个天荒地老。好不容易我瞅着一个机会,向球冲了过去,可小洛然眼明手快的就把球拦下了,我气他不肯让我,就拼命抢夺,然后就把他推到院里的一个小水塘里了……可怜的小洛然裤子小腿处全湿了,湿淋淋的满脸幽怨的看着我,“婉儿你这也太过分了。”我想说我不是...

桃花劫(携美共游12)

我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的指甲,想着要是涂了指甲油就好了,我还可以假装臭美。现在我只不过是等待奇迹,期望自己的指甲上能开出花来。小洛然还在轻轻的吹着口哨,而我连抬起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却又不愿离开去走楼梯。等到电梯来了,我连忙溜进去,这下好了,两个人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两两相望,我自然是不会先开口,冷战打了这么久,我都已经习惯了不再一看到他就发傻的搭讪了。“吃饭四川话怎么说啊?”,小洛然瞪着他美丽的大眼睛虚心的发问,“就是次饭啦,也没有什么不同”在这个鬼地方当这么久,自然也想念乡音啊,要不怎会知道学点方言就可以哄一堆小孩开心了呢,这样的问题我无法拒绝回答。“那怎么问“你吃了吗””,“次饭没得(dei)...

桃花劫(携美共游11)

打棒球后大家纷纷表示很爽,都要到附近唯一的一家大餐馆搓一顿。于是打电话,包间订的是三楼。去了熙熙攘攘的坐了一大圈子人。我要如厕,便从包间出来,然后发现洗手间居然在一层,如此不科学啊。下午打球跑得很猛,就连楼梯也不想下,在电梯门外安静的等电梯,然后发现洛然也在走廊里,正在看墙上挂的还没撤下来的年画,无非是什么年年有鱼之类讨喜的那种。然后感觉他瞟了我一眼吧,然后就开始吹着口哨儿的向电梯走来,难不成看了我你尿急不成。我看着嘴里吹着口哨一脸眷恋与无奈的看着我的小洛然,怎么也不舍得拔腿就跑的去走楼梯,虽然觉得拔腿就跑绝对是正确的决定,但又很咽不下这一口气,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我见了他非得像老鼠见了猫一...

桃花劫(携美共游10)

我一向是不愿拂了这群年轻人的意的,所以跑向洛然去接替他的位置。小洛然很开心,摊开手来把球给我。我强忍着心里的无奈伸手要把球拿过来,他却趁机合了手掌,而指尖便触到了我的手指,我连忙抽回拿着球的手,但还是感觉到他的指尖划过我的手指,像是情人的爱抚,又像是小混混的揩油。我羞愤难当,更加决计不肯理他。但又怎么能够,他是那么的出色啊,球接的又快又稳,传球又快又准,觉得那块空地上只剩下他一人一样在上下纷飞。“毒药,毒药,你已病入膏肓,再不戒毒死无葬身之地啊。”,我不停的回忆他拒绝我的饼干时的那种毫不容情的可气样子。于是也集中精神在棒球而不是在他身上。临结束的时候,大家要照相留念,我总有一种感觉洛然在企图凑...

桃花劫(携美共游9)

那天下午,日本漫画看多的倪可一定要号召打棒球,并且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个棒子,一个球,和一堆手套。我们闲着也是无聊,所以大家纷纷响应,一起在公共休息室里叽叽喳喳,半天都没走出去。洛然安静的坐在那里带着耳机在他笔记本上敲敲打打 ,仿佛并不在乎我们这帮人的聒噪。等到大家终于商量好了,便各回各屋换运动装准备开战。我换上一身球服,又把头发编成两个麻花辫,一身活力四射的跑到屋外,发现大家已经开始打了。我一眼就看到颜色鲜艳的小橘子跑着接外场的球,然后很稳的传回内场,嘴角不禁溢出微笑来。而当我发现内场正中间投球的正是洛然时,微笑又消失了,我真心实意的想,“怎么这么晦气,他怎么也来了。”因为不是真正的比赛,只是...

桃花劫(携美共游8)

“哪里,那次的事早就过去了,我不也做了金鱼的海报来笑他(其实是我坚信他觉得需要剪一下头才可以和我单独会面,所为美人为悦己者容,我还有啥好抱怨的),我生他的气,不过是因为他拒绝吃我的食物而已。”,点点还在操心,“可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不理他啊”,“可我偏偏就对我的食物这么在意,而且其他人拒绝的时候都给我理由,比如小橘子如果说不就会加一句,他刚刷了牙,或者他今天肚子疼啊之类的。”,点点还要说什么,但被我骇人的目光顶了回去。他终于意识到,和他老娘我,在我做的食物方面,完全没有可谈的,我完全就不讲道理嘛。其实是因为洛然他以前曾经把我的饼干从地上捡起来吃过,还假装从我的饼干盒里偷过饼干吃,而现在却一直在...

桃花劫(携美共游7)

结果我的举动把点点搞得受宠若惊,居然跑我这里抱怨,”你对我太好了啊,我怕别人嫉妒”,“你不是闹着要做小儿子的吗?”好吧,实际上点点是比小橘子小半岁的,但小橘子是那个为了讨饼干吃会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幼童表情的那一只,所以在我眼里他自然是小儿子。而我经常对点点的那种”你是哥哥,自然要让服弟弟”的言论,把两个儿子都搞的不爽,都想换换,所以早上我就实验了一把,反正我被洛然气的就只想好好宠一下什么人。结果根本不出所料,像小橘子那样觉得自己理应得尽天下宠爱而不管他人嫉妒与否而又自信到绝对不嫉妒他人的小孩只有这么一只而已。点点就完全受不住这种“三千宠爱在一身”也集怨于一身的状态。所以点点乖乖的去做动不动就要...

桃花劫(携美共游6)

然而这次我是真是气得慌,加之闭目养神的很惬意,就真的不想理他,微微张开眼,也不过是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或是微微转向头,满怀爱恋的看着我的小橘子。信天游么,和窗外的蛙鸣也没什么区别。然后我径直的站起来,回屋呼呼大睡也。第二天早上,我神清气爽的一早上就跑到那件大屋子里,决定大显身手的给孩子们摊蛋饼吃。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静等孩子们起床,小洛然先到的,我屁股都没挪一下,只等到大儿子睡眼惺忪的走进来,我一下子便从沙发上蹦起来,开始开心的哼着小曲儿的和面,烧油,摊蛋饼。点点(好吧,这名字比较怪,各位看官将就一下)受宠若惊,小心翼翼的接过蛋饼大吃起来。然后我又摊了几个给其他的孩子吃,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我...

1 2 3 4 5 6 7 8

© 无忧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