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相思苦4)

我看着那张被我照在手机里的大头贴,心想,若是把那个打印出来的版本带回来,这么几天,说不定就被我摩挲旧了吧。然后思绪又飞到了洛然走的那天(他虽然不回老家,但会去郊区玩几天)。 那天正是周五,单位里的社交日,有免费的吃的,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屁话而不用工作,自然大家都喜欢。 我正在和另一个实习生聊得火热,洛然走了过来,于是我们三个人聊了几句,气氛还算融洽,然后我老公也施施然的走过来,洛然立即走掉。。我心里哀叹了一句,你要不要这么明显,但我又不能在爱人面前公然红杏出墙的跑去追他,只好继续和刚才的实习生聊得火热,老公一如既往的在旁边微笑而完全不加入谈话。。。。眼角瞟到洛然也在和别人聊得...

桃花劫(相思苦3)

话说我和我老公都不是很喜欢照相的人,和实习生合影更是没什么机会。唯一的一张合影(而且F4都在,oh yeah)便是这张大头贴了。是公司年前的活动,搞了一个新年晚会的东东,居然租了一个大头贴机器来,而且还有一堆圣诞老人帽子,麋鹿耳朵 啊之类的,搞得大家都很亢奋。。(好吧,是大家酒过三巡之后都很亢奋),不太清楚什么原因,可能是排队的时候尿急,所以我回来的时候其实大家都已经 进去了,并且人家操作人员说人员已满,是不肯让我进去的, 但后来不知道为啥,许是看我可怜,又把我塞进去了,所以大头贴四张,刚开始是没有我的,从第三张开始我从底下露出半个头的样子,到第四张才有一个完整的...

桃花劫(相思苦2)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古人诚不我欺。婆家的日子几乎是以倒计时的样子过下去的,生活倒是十分规律:每天早上醒的比太阳还早(不是我自虐的用闹钟把自己叫醒,是 一到五点左右就睡不着了。。。),老老实实的做带回来的工作,煤窑的不行,大概忙四个小时吧,就终于困的回去睡了。。我睡得时候婆家我这一辈的都还没有醒。。。然后我再次醒的时候大家都出去嗨了。。。 下午发发呆也就基本到晚饭的时间了。。然后大概十点来钟就困了, 正好不用陪着出去嗨或是陪着在家打麻将。倒是正合我愿。最煎熬的便是那四个小时了。过年期间工作本来就痛苦, 每年年后因为过年积攒下来的...

桃花劫(相思苦1--乱序的开始)

过年放假,我自然是要回老家过年的,好吧,其实夸张的是,我其实是要回老公的老家过年的。。然后听说漂亮小孩居然实习拼命到了不回家过年的程度,就也很不想回婆家过年,号称年后忙的要死(这个倒是属实),不如留在公司工作能提前做的就都做一做。老公自然是不答应,"什么工作你没法带回去做,我不管,你得跟我回去, 我从小到大还没有没回家过年的记录呢",“你可以回去啊,我回去真的回来会死人的 啊,你们家过年那个事多,哪里有时间工作。“,如此往复的争论N久,最后也不过是得到了赦免令一枚外加我们提前三天回来。 除了除夕年夜饭这种不可以缺席的场合,我什么都可以推掉,一想...

桃花劫(18)

那时候正适逢两年热恋十年两地的闺蜜来访,每天都在椭圆机蒸桑拿,我发了狠一定要把自己的腿练出流线型来,也一定要靠桑拿把自己整的和漂亮小孩一样红霞飞舞。所以即使是周末,也相约了要去椭圆机。自从闺蜜来了之后,我就在每天不重样的换着我的坠地长裙。但那天是周末,我就很心情愉悦的穿了那条节日氛围很浓的紫红的吊带短裙,裙子是用方方的雪纺纱斜拼起来的,所以裙角并不齐整,而大量的用料使我旋转起来有一种做天仙舞的梦幻感,但由于是吊带, 还是在外面批了从闺蜜那捞来的外搭,由于节日氛围太浓,尤其是在胸部附近强调性的修饰,使得我虽然对自己穿上它的魅力十分自信,但也十分没有胆量穿到公司去给漂亮小徒看,心中也不是没有遗憾的...

桃花劫(17)

于是面对面的坐下,从来也没有离他那么近哦,并且两人都在尽可能的前倾,四目相视,加之坐在单独的桌子上,如果不是在公司饭堂里,而是在星巴克咖啡厅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初次约会的情侣吧。我先是继续关心他作死的野游,并且告诉他自己怕他吃不饱穿不暖的一腔慈母心。他很开心的谈起这次野游,本来就如朗星般的大眼睛简直要放出光来,而我只是抓紧机会欣赏他的眼睛,因为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近距离盯着他看的机会实在是绝无仅有,嘴里随便的嗯啊着,其实我觉得我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在我终于回过神之后,我微笑的打断他,把谈话扯回正题,其实就我私心来说,我倒是不介意看他一直扯下去。接下来便是回顾一下这一个月的实习生活...

桃花劫(15)

先是溜回办公室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又认真的写了个条子,上面有确切的要问的师徒间会问的一二三四五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我看了他那张脸就会忘了嘛),才一蹦一跳的。。。跑去接茶水。一眼就瞧见他坐在一角在翻看什么文献。通常这种情况,我都会很矜持的假装没有看到他走掉的,因为距离实在是远到不像是偶然看到的。然而我今天确实是堂而皇之的在找他,而实际上是我已经要被这一周的思念逼疯了。所以我故作镇静,尽量脚步平稳的走向他,“恭喜你活着回来”,(因为这么冷的时候去那个野游的地方确实有作死的感觉),他仰头看着我,笑容灿烂美好宛若一周前。“到了每月一次的师徒见面会了”, 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可是我约好了和李总谈话唉”...

桃花劫(14)

然后是国庆放假,所有的实习生自发组织去郊外野游,今年的秋天特别冷,他们野游的地方我也去过,特别的贴近自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碰见的鸟绝对比人多。于是这个国庆我过的极为难熬,每天都在掰着手指算日子,又是害怕他衣服没带够被冻病了,又怕他食物没带够被饿到了。甚至还梦到他船翻了,被救起来人工呼吸。从来没有七天是如此的漫长,而婉儿我十分苦逼的在加班,每天经过茶水间的时候,都被提醒,再也没有一个漂亮小徒会对我灿然一笑了。每天都在计划他们一回来就搞一个师徒见面会,想着可以和他单独坐着,欣赏他那张招人的桃花脸,心里就不由得一直在发颤。终于一日,心知他们是回来了的,这批毛头小伙子肯定是回来公司食堂吃饭的,但又...

桃花劫(11)

作为一个很拼命的新新人士,婉儿还是很努力的,比如会可怜兮兮的周末跑去公司工作,而且不是加班,是完全免费加自愿的工作,美其名曰提高自己的实力,更准确的说是虽然被老公成功的搞到这个职位上,但自己心中自己有几两重,和一批比自己年轻十岁,无论干劲还是聪明程度都超越自己十倍的一批鲜嫩的实习生相比,自己除了周末多加油,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况且公司里有二十四小时免费的茶水外加配有桑拿室的健身房,实在是比家里条件好的太多。好吧,做人还是要实话实说一点,重要的是,周末偶尔可以看到漂亮的小洛然和他的好基友倚天也来公司工作。虽然新老人的办公室是分开的,但大家总会在茶水间碰上。洛然虽然貌相十分张扬,但其实话并不是很...

桃花劫(10)

大大咧咧的婉儿终于开始注重仪容,虽然依然不肯依靠化妆技术(也不是对化妆完全反感,实在是婉儿生就一张豌豆公主的脸,花一天的妆指不定下一个礼拜都毁在痘痘上,而自己还至少和漂亮小孩们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切不可贪功冒进啊),每日里仍旧是素面朝天,然而曾经被无数家人说过的从来不梳的头发终于肯梳了,甚至不但洗了脸,还会涂一层水加一层薄薄的护肤品,古人所说的女为悦己者容果然诚不我欺。总要有人注意才好打扮起来吧,也终于摒弃了传说中的休闲职业装,如果不是需要来回穿梭于实习生之间的日子,婉儿便恢复了一袭长裙坠地的袅袅婷婷的形象。一日婉儿打了茶水,回头便看到漂亮小徒正在和其他小孩说话,心情便突然很好,然后走了几步到了...

5 6 7 8 9 10 11 12

© 无忧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