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鸩之殇9)

在他肯站在我们夫妇旁边听我扯皮的时候,我的心都已经软了,但他如此迅速的溜走使我的心又硬了起来。革命尚未成功,冷战仍需继续啊。于是还是继续我的逃之夭夭,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嘛。然后发现还真是躲不起。我们部门培训实习生需要一份材料,我自然是可以自己准备,但我之前没跟洛然冷战的时候才在他那里看过,那一阵正是煤窑的厉害,自己准备的时间我真心没有,于是开始撰写一封邮件,向他索要那份文件,极力写的特别的公事公办,他很迅速的回了,“当然可以”。然后在茶水间旁的过道碰见他和其他什么人,一来狭路相逢,二来我刚让人家帮过忙,所以觉得自己再躲属实说不过去,于是站到他的旁边,很真诚的说,“非常感谢”,还欠了欠身子。他说...

桃花劫(鸩之殇8)

等到了周五社交日,我已经躲了洛然四日,整整四天,我的眼睛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虽然离把他当成一团空气还有很大距离,但我对自己戒毒成果很满意,和丈夫儿子站在一起,一家三口好甜蜜。然后洛然和倚天跑来给老公资料,我便一味的和小儿子扯皮扯的欢畅。然后洛然和倚天也不走了,取了食物以后也站在我的小家旁边。我虽不假颜色,但心里总是开心的,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洛然是不肯和我们夫妇俩一起的,现在肯站在这里已经算很大进步了。那时我正在抱怨环境的嘈杂,说自己应该搞一撮驴毛塞到耳朵里,但显然我情绪激动,居然说出来的是往头里塞驴毛。小洛然本来只是在听着,现在却来了精神,“我只听说过脑子里进水的,可没听说过脑子进驴毛的” 我...

桃花劫(鸩之殇7)

在我自己扯的不亦乐乎的同时,也听到洛然和倚天以及阿蕊在扯皮。阿蕊是实习生里出挑的美女加才女,工作做的又快又好,我是打心里喜欢的,除了她和洛然在一起的时候。洛然长得如此俊俏,自然女人缘非同一般,其他的也就罢了,但他和年轻的像一朵花一样的阿蕊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嫉妒的小虫在啃咬着我的心,也是我清楚的意识到无论自己如何想把小徒当成一个路人美人,或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他终究是在我平静了好多年的心湖里投下一颗石子,荡起了属于他的涟漪。那日在饭桌上,他便是和阿蕊在说说笑笑,然而我既然打定主意要把他忽略掉,自然面色不变,仍旧扯我的。只是小徒儿不知怎么把话题扯到济南贡碗这样深邃的话题,隔了那么一张...

桃花劫(鸩之殇6)

于是我加倍的疼爱自己的两个好儿子,再加之洛然这个月实习的部门离我的部门远的不少,所以避开不再相见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以前在打茶水的时候看到他,总是希望可以大家站在一起,未必会说话,但看看美人也是好的,现在则是一看到他在茶水间,我就玩尿遁,躲到他消失以后在出来,实在躲不过了,我还有低头捡钱这一招。最近煤窑的厉害,所以家里根本不开火,和老公也一起和实习生们一起在公司食堂吃饭。那日大家坐在一张大桌子一起吃饭,洛然他们坐在斜对角那儿。有的实习生谈到将来如果留下的户口问题,我们夫妇能解释的也就都解释了。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洛然的视线落在我的面庞上,心里觉得好笑,这才不过三天而已,就受不了了吗。我转过视线去看他...

桃花劫(鸩之殇5)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在变相的抱怨他对我不好,就转向他,貌似诚恳的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然而眼里的伤心却在说着完全相反的话。虽然皮和肉都是在笑着的缓和刚才说错话的尴尬,然而心里却受伤的厉害。尤其觉得我的两个儿子简直就是一语点醒梦中人,洛然他就是一颗毒药,也许是一颗被包装的出类拔萃的美丽的毒药,但也改变不了饮鸩不能止渴的事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唯有爱情与美食不可辜负,而之于我,你辜负我的爱我倒无所谓,但你辜负我的美食就是大大的伤人了。所以终于下定决心开始戒毒,让我一下子就把美人看成凡俗夫子还是太高估了我的道行,但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把他从我的生活里连根拔除也不是太难的事。我只当从来没有相...

桃花劫(鸩之殇4)

说到做到,下个周一婉氏小儿酥就开始正式供应了。颇为自豪的我,捧着我的小儿酥,去他们食堂喂儿子去也。洛然刚好也和他们坐一桌,而我还生他的气,尤其是昨天被拒的都有心理阴影了。反正请他品尝他也要说不,我何苦自己找刺激受。所以我给了大儿子一块,然后生生把洛然跳过去,给了小儿子一块。小儿子纳闷的问,“你怎么不给洛然啊?”,我带着点怒气带着点幽怨的说,“我觉得他不喜欢吃我做的东西。”洛然回头很委屈的直直的看了我的眼睛一眼,我想起他秋天的时候还曾经从地上把我给他的饼干捡起来吃,也觉得他有些冤枉。然而昨天的怒气还没消,又补了一句,“反正我请他尝,他也不会尝”。我话还余音未尽,可爱的委屈的小洛然立刻消失,那个就...

桃花劫(鸩之殇3)

他的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加上我仿佛听到他旁边谁感叹的说了句,哇塞,居然送货上门哎),加上他周围围绕的莺莺燕燕,终于惹恼了我。转身正好看到出身于美食世家的罗娜,便也给了她一个,人家就很给我面子,马上细细品尝起来,然后对之赞不绝口。我又跑到洛然面前,愤愤的说,你觉得怎么样我已经无所谓了,罗娜都觉得好吃。然而第二天还是很不争气的一天都在希望他给我一个评价,然而自然是等不到的。终于傍晚时分很不争气的去问他,他说了句很好啊就又和一边的倚天调笑起来。于是我便动了真怒,觉得自己辛辛苦苦花了一天来做这个什么劳什子水晶饼真是不值。心想果然是哄儿子们开心更容易些,所以立誓这周末的工程是要做小儿酥了。

桃花劫(鸩之殇2)

于是一到周末就到网上查,发现水晶饼这种鬼东西哪里是人可以自己在家做出来的。然而想到和洛然在之前每日眉开眼笑的幸福生活,开始耐心的一步步制皮,制馅,制酥,丝毫不敢含糊。整整忙了一个周日,才搞出一盘酥来,尝起来跟他在家里吃的是不是一个味儿的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挺好吃的,随便一下下就吃掉半盘子,连忙挑了一个最好看的包起来,准备用来讨美人欢心,觉得他也跟褒姒差不多了。周一再去上班,每偶遇一次,我就很开心的问他,“我做了陕西的水晶饼,你要不要尝尝看。” 而他却三番五次的退却,不是马上就要开会去了,就是刚吃午饭吃不下。晚上快回家之前,我已经被他的拒绝搞得很不开心了,但又实在是希望他即使吃不上当天的,也不要再...

桃花劫(鸩之殇1)

轰轰烈烈的年终于过完了。大部队终于回来了。也包括我认的两个帅哥儿子。而我和洛然之间那种亲密的关系便骤然停止了,在彼此的心照不宣中。我由于十分想念我领养的儿子们,一天到晚都和他们厮混在一起,一副洛然你不过是我等儿子们时的一个替代的作死样子,而洛然自然不会认输,也和其他人打的火热。我开心的喂儿子们吃各种小吃,还是按照他们老家的方子做的。然后我去给洛然分吃这种我伪造的江苏特产,居然被拒绝了。我被他搞得完全摸不清情况,然而想到并没有给他做他那地方的特产,尤其是自己和洛然之前是几乎天天都见面。

桃花劫(胜似燕儿12)

打球打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在我终于认真起来后,至少没有再接发球失误了,反而坐成了上一次打球是心理原因接不到球的事实。不过这回我倒是在发球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倒是漂亮小徒几次三番都接不起球来,被我笑话有“心理原因”,而他只是冲我大叫,“你好坏。”,在我做出不高兴的样子后,又解释,“说你坏是对你的表扬。”酣战半个小时后,比分打成了二比二平,而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最后一局定胜负咯。”小徒仍然兴致勃勃。我实在觉得自己是打不动了,然而他提出的要求,我还真没希望有拒绝的能力,只好舍命陪君子了。大概每打一个球,我就要停下休息一会儿,一边满怀歉意的看着他,一边又对着他的身材发起呆来,直到他用眼神催促才肯打...

3 4 5 6 7 8 9 10

© 无忧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