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以身试毒3)

九点的时候下去食堂吃早饭,大家纷纷表示我实在太能吃了……,我翻了一个白眼,我已经工作四个小时了,这应该算我的午饭才是。等到真正到了午饭的点,我已经累的要两眼一抹黑了,想到下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去参加,我真是心中十分凄苦,心想反正戒毒是没有希望了,不如迎毒而上,靠秀色可餐的小徒调剂一下。于是在食堂转了一下,发现小徒正在和倚天一起吃午饭,我走过去静静的站在他旁边,美人还在为最近被忽略而赌气,明明是看到我了,但就是假装没看到,一双大眼睛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好像那刷得溜白的天花板都比我有吸引力。相对于有时候,我随便和别人说句话,都可以看到他突然的,有时候是隔着大老远的,回头看我,他现在赌气赌得我觉...

桃花劫(以身试毒2)

今日复明日,煤窑无尽头。和实习生做了将近一个礼拜的知心姐姐,才发现也到了他们决定去留的关键时刻,再加之马上他们就要做一个重要性仅次于年终总结的报告,大家都显得忧心忡忡。作为师傅,自然是应该对徒儿们有所交代,所以说我的戒毒计划又将升级一次,这次要把毒酒喝下去,还要通过强大的体魄(……)把毒素分解消化,或是通过强大的内功(……)把毒素从体内逼出来。我根本就没有师承名门,自幼修炼这种内外兼修的功夫,最近也没有掉悬崖捡到绝世奇功,但终究他是我的徒儿,如果因为自己要戒毒却没有尽心尽责的履行师傅的义务,我恐怕是无法背负这个罪孽而活下去的。所以,在最煤窑的一天,就是前一天后半夜才回家,而早上四点,我就已经重...

桃花劫(以身试毒1)

美食再次被小徒拒绝的我深受打击,对自己失望的简直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再次立下重誓一定要戒毒。那时候煤窑的不行,所以天天在公司的食堂和实习生们混在一起。于是几乎每天都和洛然坐在一张大桌子边吃饭,每天都要么在和坐在自己旁边的实习生谈的唾沫星子飞溅,要么像知心姐姐一样托着腮帮子听旁边的实习生抱怨日常,要么就很甜蜜的望着老公,还时不时的夹他的菜吃,而洛然他也要么和旁边的阿蕊倚天他们聊的起劲,要么很安静的盯着天花板。我们总是非常有默契的把彼此忽视掉。但倚天他人又可爱,还很风趣,最重要的是无法拒绝我的各种饼干,而且特别支持我们夫妇一天到晚都黏在一起,我可是疼他的紧。所以就经常出现洛然和倚天聊天,我经常...

桃花劫(鸩之殇14)

我看着很开心的和我说话的小徒,终于是硬不起心肠。“拜拜”,小徒终于汇报完毕,摆摆手说再见。眼看着小徒就要离我而去,我便已经要开始思念了,“洛然”,我突然脱口而出,已经开了门的小徒马上回转,微笑的看我有什么话可说,“你最近项目怎么样了?”,我急忙提出正事,很好啊,谢谢师傅关心。我便冲着他傻笑,然后摆摆手道别。然后记得每次,他都是尽量的以那张桃花脸和我正面说话,感情他也知道他的正面要比侧面更加诱人。第二天我便自信心过于爆棚,又跑去喂小孩吃饼干,结果又被打击,他还是不肯吃我做的饼干啊。

桃花劫(鸩之殇13)

我为着放什么歌犹豫不决,毕竟是隔了两条半代沟,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听啥呢,最后居然十分阳春白雪的放了贝多芬交响曲……想到刚才他又在看我,不禁羞红了脸,因为那天刚好穿了一条粉莹莹的紧身裤,将臀部勾勒的特别清楚。而我对自己的翘臀还特别有自信。当下想到自己背对着他,他岂不是可以可劲儿的观赏,自己就浑身上下不对劲。于是特别想回头再来捉他,但终究是忍住了。好在洛然的拉伸运动终于结束了,话说我都觉得他拉的时间很长了,而且我很怀疑他动机不纯,因为刚才在健身房外碰到他的时候觉得他已经打完球要洗澡走人了。我终究是没有抗拒毒药的能力,问他,“什么时候我们再打球啊”,“好啊,可今天不行,我刚和倚天打了七盘,……省略一百...

桃花劫(鸩之殇12)

由于前一天被嫉妒的小洛然搞得心情大好,第二天即便是周末,也很有兴致的跑到公司去椭圆机加桑拿。如果人家美人看上的是我这张老脸,我也只好继续努力向女神的方向发展啊,而女神怎么可以腰间有赘肉呢。拎着运动衣裤去健身房的时候,刚好碰到洛然拎着壁球拍出来,于是心情更好,原来我俩如此有缘,不过想到自己还在戒毒,就只是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换好了衣服,一推开健身房的门,就看到小洛然在地上做拉伸运动,还就是正对着椭圆机那块地儿。有缘也好,冤家路窄也罢,健身房的面积绝对不够大到我可以把他忽略的地步。于是又打了一个招呼,美人一边把自己摆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一边笑的很开心。我爬到椭圆机上,很不情愿的跑了起来(我一向对...

桃花劫(鸩之殇11)

他终于满意我的表现,继续和梅梅说话去了,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回办公室这么艰险(……)的旅途。我正要刷卡开门上楼,正赶上倚天从里面冒出来。我气喘得更加匀称,脸笑得像一朵菊花似的(……),叽叽喳喳的和他聊着近况,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没完没了。然后意识到倚天正是洛然小群体等的正主,被我抓住聊的眉飞色舞,而洛然又停止了和梅梅大美女的聊天,走到我正前方的墙壁,盯着墙上的广告牌开始吹口哨。他那嫉妒他最好朋友的样子搞得我忍俊不禁,但还是和倚天聊了一会儿才走,并且用力的和倚天摆手而大声的说,“回见”。直到我溜进楼道,身上才开始开心的发颤,脸上再也抑制不住的快乐迸发了出来。然后遇到我的大儿子,就很开心的和他叽叽喳...

桃花劫(鸩之殇9)

在他肯站在我们夫妇旁边听我扯皮的时候,我的心都已经软了,但他如此迅速的溜走使我的心又硬了起来。革命尚未成功,冷战仍需继续啊。于是还是继续我的逃之夭夭,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嘛。然后发现还真是躲不起。我们部门培训实习生需要一份材料,我自然是可以自己准备,但我之前没跟洛然冷战的时候才在他那里看过,那一阵正是煤窑的厉害,自己准备的时间我真心没有,于是开始撰写一封邮件,向他索要那份文件,极力写的特别的公事公办,他很迅速的回了,“当然可以”。然后在茶水间旁的过道碰见他和其他什么人,一来狭路相逢,二来我刚让人家帮过忙,所以觉得自己再躲属实说不过去,于是站到他的旁边,很真诚的说,“非常感谢”,还欠了欠身子。他说...

桃花劫(鸩之殇8)

等到了周五社交日,我已经躲了洛然四日,整整四天,我的眼睛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虽然离把他当成一团空气还有很大距离,但我对自己戒毒成果很满意,和丈夫儿子站在一起,一家三口好甜蜜。然后洛然和倚天跑来给老公资料,我便一味的和小儿子扯皮扯的欢畅。然后洛然和倚天也不走了,取了食物以后也站在我的小家旁边。我虽不假颜色,但心里总是开心的,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洛然是不肯和我们夫妇俩一起的,现在肯站在这里已经算很大进步了。那时我正在抱怨环境的嘈杂,说自己应该搞一撮驴毛塞到耳朵里,但显然我情绪激动,居然说出来的是往头里塞驴毛。小洛然本来只是在听着,现在却来了精神,“我只听说过脑子里进水的,可没听说过脑子进驴毛的” 我...

桃花劫(鸩之殇7)

在我自己扯的不亦乐乎的同时,也听到洛然和倚天以及阿蕊在扯皮。阿蕊是实习生里出挑的美女加才女,工作做的又快又好,我是打心里喜欢的,除了她和洛然在一起的时候。洛然长得如此俊俏,自然女人缘非同一般,其他的也就罢了,但他和年轻的像一朵花一样的阿蕊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嫉妒的小虫在啃咬着我的心,也是我清楚的意识到无论自己如何想把小徒当成一个路人美人,或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他终究是在我平静了好多年的心湖里投下一颗石子,荡起了属于他的涟漪。那日在饭桌上,他便是和阿蕊在说说笑笑,然而我既然打定主意要把他忽略掉,自然面色不变,仍旧扯我的。只是小徒儿不知怎么把话题扯到济南贡碗这样深邃的话题,隔了那么一张...

2 3 4 5 6 7 8 9

© 无忧MM | Powered by LOFTER